911色sss香蕉高清无删减

未分类

龙林远显然没想到龙辰会问这个问题,他原以为儿子只是会追着询问那六大玄气,没想到竟然直指禁典最复杂的问题,微微愣了一下后,运气稍缓的解释道:“这个很复杂,不过,我可以大概给你讲一下,拥有禁典的人,被统称为玄者,而玄者一开始获得的禁典里是没有任何能力的,而且只能翻开禁典的第一页,这也是一张空白的书页,若想要摄取,就必须翻开禁典,用那张空白的书页对准想要摄取的对象……”

这时,龙林远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讲,因为,关于摄取特殊能力的方式,讲起来有些复杂不说,恐怕说出来儿子也不懂,而这些东西,一般来讲是玄学院讲授的。

龙林远这才发现,他不知不觉竟然讲了很多似乎不太应该讲的事情,忘了儿子仅仅只有五岁而已,能记住那些特殊词汇就已经很难了,何况去理解?

于是,龙林远收起了禁典,站起身揉了揉龙辰的脑袋,有些疲惫的说道:“好了好了,爹有些累了,等你拿到了禁典,我再给你解释好么?”

龙辰终于忍不住了,也顾不得龙林远会不会吃惊,直接问道:“如果,我拥有和你一样的特殊能力,我能帮你工作么?”

这句话,让龙林远直接呆住了,双眼无比吃惊的盯着儿子,惊疑道:“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既然已经开了口,龙辰也不准备再装什么都不懂,这样实在太累了,尤其是在龙林远面前,这个世界上他最亲的人面前,关于自己十分了解禁典这件事他决定坦白。

龙辰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你是制造坊页的,坊页的主要作用是暂时性的摄取一项能力,用来永久性加强玄者拥有的禁典内页里已经记录的特殊能力,简单一点,就是用坊页去加强禁典的原页。”

龙林远张大了嘴,无比震惊的看着在自己眼中只有五岁的儿子,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毛病,普通小孩十岁都弄不懂的东西,为什么儿子如此轻而易举就说出口?

“我还知道,坊页是每一个玄士以上境界的玄者都必须使用到的东西,一共分为十个不同的星级,不同的星级,摄取目标时的成功率也不一样,而且坊页只能使用一次,一旦失败就变成废品,甚至,就算成功摄取了目标物的一项能力,也不一定是玄者需要的那一种,坊页摄取异能后,没办法转交给别人使用,整个海内大陆只有一种坊页能够转交并出售,那种坊页被称为神之坊页,制造时需要的材料海内大陆根本没有,只有玄宗殿的人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

龙辰语速极快的把他知道的所有关于坊页的知识讲了出来,这些话就像一把把锤子一样,直接敲在龙林远的心脏上,让龙林远就像被石化了般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儿子,他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龙辰说了这么多东西,无非就是为了让龙林远知道,他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五岁小孩,因为他实在没办法去苦苦等待年龄增长,就算再等十年,恐怕在龙林远眼里还是一个小孩。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既然是这样,那干脆早一些坦白,这样也能获得更多的权利。

“制造坊页的玄者被称为页匠,而想成为一名页匠必须要拥有植玄气,按照海内大陆的玄者遗传规律,我肯定有植玄气,或许还有可能同时拥有从母亲那里遗传的玄气,但这种几率实在很小,所以我也没有去奢求,制造坊页最基本的要求,就是需要从一种名为玄草的植物上摄取一种名为凝炼的能力,只要有这种能力,在玄气足够的情况下,就能依靠日罡石凝炼出坊页。”

讲完这些,龙辰沉沉的吐出一口气,一个五岁的小孩做出这种动作实在有些滑稽,可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道出最终的要求:“如果我六岁拿到禁典,而且也成功从玄草内摄取凝炼的话,我希望你答应我,教我制造坊页!而且,你不能阻止我以后去庆天城!”

龙辰的一字一句,龙林远都听进了心里,就算他如何不敢相信,可事实却让他不得不信,自己这个只有五岁的儿子,懂得东西不是一般的多。

龙林远面色有些复杂的盯着龙辰看了许久,最终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沙发前,坐下后语气有些沉重的问了一句:“这些东西,你几岁知道的?”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龙辰如实回道:“去年。”

龙林远嘴唇微微抖了抖,他发现自己必须重新审视一下儿子,笑了笑,问道:“这么说起来,你瞒了我一年?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么?”

龙辰微微愣了愣,心道瞒着你的事情可多了,但他知道那些事情目前是不能向龙林远坦白的,于是摇头回道:“没了。”

龙林远并没有深究,而是又问了一句:“你之前说的那些东西,你都懂么?”

龙辰点头道:“当然懂。”

龙林远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站起身一把将龙辰从板凳上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无比快慰的夸奖道:“不错!懂就好!这么说起来,我儿子还真是一个天才?我这当爹的还真是不太称职,连儿子是个天才都不知道!哈哈哈!”

这时,龙林远忽然收起了笑容,无比严肃的看着龙辰问道:“教你制作坊页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为什么会想着去庆天城?”

还未等龙辰回道,龙林远便自嘲的笑了笑,喃喃道:“失去的就失去了,我也从未想过要把那些东西夺回来,况且那些东西也是我自己选择放弃的,我不后悔我做过的事情。”

龙辰直接回道:“你在撒谎,我不认为失去的东西就不能拿回来,再说庆天城的那些人绝对不会忘了我们的存在,就算我们没那样的想法,可庆天城的哪些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么?有句话,叫斩草要除根。”

龙辰这番话,着实不应该是个五岁小孩该讲的,但有了之前那一番关于禁典坊页的称述,龙林远虽吃惊也还勉强能接受,其实,他何尝不知道龙辰讲的那些道理,何尝又不想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可是,这其中的隐情不是龙辰能够明白的。

龙林远轻轻叹了一口气,用手摸着龙辰的头,认真的说道:“拿不拿不回来不重要,只要你和你母亲能平平安安就行了,你们就是我最大的财富,庆天城那些东西,不要也罢,而且,我相信你以后比爹更有出息,庆天城那些东西,其实在咱们南罗国根本不算什么,更别说海内大陆。”

龙辰无言以对,龙林远说的也许是对的,庆天城也仅仅只是南罗国的一个边境小城,就算整个庆天城都是老龙家的,可那些在南罗国和海内大陆又算什么呢?

也许,应该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只是,龙辰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龙富仁做过的那一切,依然坚定的认为,应该去庆天城看看,看看老龙家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

时间已经很晚,龙林远似乎也没有继续在讲下去的意思,龙辰只好乖乖的上楼回了自己房间,并开始必行的极限锻炼,希望在六岁的玄气测试时,能够表现得更好一些。

空荡荡的大厅内,龙林远脸色有些复杂的坐在沙发上,龙辰今天带给他很大的惊讶,这让他短时间内还有点恍若梦中的感觉,目光有些散乱的看着墙壁,自言自语的问道:“我这个当爹的,也许真的很不称职吧?”

“木头,不是你不称职,是我们的宝宝太聪明了。”

一席素裙的萧芸从二楼款款走了下来,虽然已经有了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可除了身材稍微丰韵了些外,容颜上看不出任何的岁月痕迹,她徐步走到龙林远身旁坐下,依偎在丈夫身旁轻声道:“木头,我们的宝宝似乎已经长大了,比预想的快了很多呢。”

龙林远轻抚着萧芸的长长秀发,叹道:“是啊,可我总觉得太快了一些,这样好像不太好。”

“迟早都要长大的,不是么?”

萧芸微笑着说了一句,接着转过头认真的看着丈夫,问道:“木头,能让我带宝宝出一次门吗?”

龙林远知道妻子所谓的出门是指的什么,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太早了?”

“那,就等宝宝再大一些。”

萧芸当即改口道,她似乎也觉得自己太急了一些,接着又些担忧的说道:“宝宝好像瞒着我们在进行一些事情,真不知道是谁教他的。”

龙林远有些错愕的问道:“你也不知道是谁教的么?”

萧芸轻轻摇了摇头,平静道:“我没看见有什么奇怪的人和宝宝说过话,问过镇里的人,他们也没看见,虽说宝宝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好,可我总担心他会不会出事。”

龙林远苦笑了一下,自嘲道:“都怪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

“别这么讲。”

萧芸微笑着看龙林远,握着龙林远的手轻声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爹,最好的丈夫,我是这么认为的,辰儿也是这么认为的。”

“等辰儿十岁,你就带他回去看看吧。”

龙林远站起身牵着萧芸的手说道,萧芸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了,跟着龙林远回了卧室。

*****

当龙林远和萧芸都相继睡去多时后,隔壁房间的龙辰这才悄悄的爬了起来,脱掉衣服躺在冰冷的木地板上,再一次开始了锻炼,或者叫修炼。

如果有人在场看着这一切,绝对无法相信一个人竟然可以能够承受如此非人的修炼,尤其,这还是一个仅仅只有五岁多点的小孩。

躺在地上的龙辰睁着眼睛,只是那双眼睛在不停的变换,一会儿满是坚忍之色,一会又是一片空茫,伴随着他那双好看的黑色眸子不停转换的同时,他的身体也作出各色各样的奇怪动作,那些动作如果放在常人身上,没有一个人能受得了!

没过会儿,地板上便满是汗水,在淡淡月色的照耀下,赤身裸体的龙辰浑身就像涂抹了一层油般,在地上悄声无息的翻腾着,四肢像木偶般曲折旋转……

PS:急需推荐票支持!哎,键盘也无奈,冲榜期间,希望大家不要嫌键盘老是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