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几部没带套

未分类

未免引起耳目的注意整龙辰依然保持着和前几日一-息。《思+路+中+文+网 手打奉献》清晨进入的下密室。傍晚出来。伴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他表露在外人眼中的神情变的稍微有些颓丧了起来。一种能让外人一眼便看出的颇为失望而有不甘的神情。

短时间佯装一种情绪不难。可如果长时间维持。龙辰实在有些受不了。直到第十天。干脆入了的下密室。然后连续几天再也没出去过-

内。

刚刚到来的樊京云手中提着一盏油灯。脚步快速的穿过狭的暗道。进了一间以前是给死士居住的石室。

龙辰自三天前进入这里以后。便一直呆在这间石室内。尝试进行原本只有高阶尊级玄者方能办到的破脉通玄。真正开始尝试后他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极其耗费时间。

说它不简单。自然是需对脉络内的玄气拥有很

的控制力。要使它们能朝着一处汇聚冲击。一下子控制体内所有的玄气量。就好似直接调动一条奔腾大江。哪怕是拥有操纵状态的优势。龙辰也是感到心神憔悴。

而耗费时间。关键在于每一引导体内所有的玄气去冲击一处次脉络的隔绝物。不成功也就罢了。如果成功了所有玄气都会被吸入次脉络中作为改造它们的必须能量。

龙辰如今玄气总量在一万千重以上。堪比一个单系高阶尊级玄者。一次性耗费如此多玄气。想要重新补充完毕。就算是一直吸收六级魔石也要两枚才能补完毕。也就足足二十分钟的时间。

脉通玄。不仅仅是一次就能完成的。体内次络数量众多部加在一起不亚于主络的数量。要破开所有次脉络外的隔绝物。至少要进行两千次的以破脉通玄。

龙辰算了一下。以他这种在尊级玄者间堪称世间绝无二例的吸收魔石速度。要完成破脉通玄也的二十天。

他需要二十天的间。其他尊级玄者更不用说了。濮阳牧正常情况下吸收两枚六级魔石要三个小时。乃是龙辰的九倍。

仅是完成破脉通玄一般的高阶尊级玄者便需要长达半年的时间!

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

如今距离庆天龙家祖日。还有来天。龙辰基本上可以完成三分之二的首次破脉通玄。

冲破一个次脉络的隔绝物书友整玄气量便会获的大约五十重左右的容纳空间部完成之后。龙辰便可在原有玄气量基础上。提升至-万重!

哪怕是平均分配到三玄气。到时龙辰的单系玄量距离高阶尊级也就只有千重的距离。

这是一个大幅度的升!

单系中阶尊级这龙辰的一个转折点。可以令他大幅度提升实力的转折点!

樊京云走到石室外站了一会儿。静静的看着闭目盘坐在的上的龙辰他眼中神情颇为复杂看着龙辰年轻轻便有如此实力和成熟的心境。作为亲人长者他当然是发自心的高兴。但凡拥有他这样权势的位的人都已看清。这世什么都是过眼云烟。唯独自身有本事才是永恒的。就算一朝默默无闻。可终有一日会一鸣惊人。

有实力。钱财位手可的。没实力。就像他樊京云一样。辛苦经营奋数十载。最终仍是会落到一个虎落平阳之境。想要保护一些自己在意的人。却是有心无力。

其实没有人知道樊京云回樊家执掌大权的真正原因。像他这样经历了大起大落。年过半百。最后又可以与儿孙安享晚年的人。没有几个会重新拾起壮志。因为这实根本没有必要。人生在世数十载。他樊京云哪怕是现在拼一个大樊山。又能有什么用?

可樊京云不想因为自己而给龙辰造成一些年轻人不该有的心态。他作为龙辰的外公。一个十几年没尽过外公职责的外公。曾经失去了引导龙辰人生的机会。他不想再错过这种机会。

于是。樊京云回了家。重掌大权。他想以身作则。给龙辰树立一个榜样。去引导龙辰在后遇上了像他这样的境况时。变一无所有时。如何去抉择。樊京云给龙辰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有朝一日会发芽生根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的种子。也许如今的龙辰并清楚这一切。但。当他如果有一天真遇见和樊京云一般的境况时。这颗种子。必定会发芽。

过了一会儿。龙辰然睁开了眼。看见樊京云站在石室门口后。立即起身走了过去。疑道:“外`。您怎么过来?”

“你托我寻找西。找齐了。”

樊京云和笑了笑。拿出两个藏物袋。交到了龙辰手中。同时道:“一共百具高阶君级玄者尸首。都是樊家和大禹国交战中战死的。这件事乃是你二外公在亲自督导心腹办理。绝对不会察觉的到。”

玄者尸首死物。是可以放入藏物袋中的。

龙辰接过藏物袋。握里。

有些沉甸甸的的。虽然他杀的人不少。可一想到藏物袋具玄者尸首。心里还是有莫名发毛。还好这种事情只要做一次就可以了。真要是长期这么。他还真有些难以忍受。

这时。樊京云神色凝重的说道:“对了。有件事。我还是需要提醒你一下。”

龙下问道:“

么事?”

“关于你十天后去庆天城祭祖的事情。”

樊京云微微犹豫了一

。终忍不住问道:“你非去不可么?”“”

龙辰点了点头。眸子里着一抹忧伤之色。低声道:“这件事。对我。还有爹。都很重要。”

樊京云轻轻叹了一气。道:“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这次过去。处境相当危险。如果林远还活着。他肯定不想你在这种时候去庆天城。这对而言。是一个除掉你的大好机会。祭祖每年都有。你大可等明年或者后年去何必急于一?”

“今年是爹的十年忌日。”

龙辰淡淡道。接着。望向樊京道:“其实。我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不是龙家人。不列入家谱。我已经不在乎了。是我知我爹不能也不会不在乎。否则他也不会在新陵镇逗留。忍辱那么多年他就算死了我也要帮他完成心愿。堂堂正的重归龙家宗祠而且。我要让他的灵位。摆在历代家主之席上。”

京云摇头道:“龙宗正不会让这么做。如果让你这么做。便摆明了他是抢夺家主之。此人心高傲。怎会仍由这种事情出现?”

龙辰淡淡道:“我会让他不不做。”

樊京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龙却是抢先道:“外公。你不用劝我了。这件事我心意已决。我如果不做。始终难解心中的郁结。我知道这次过去凶多吉少。执意如此更是鲁莽偏执和愚蠢。可是人一辈子总会遇见一些明知偏执不可行。却又不的不去做的事情。如果真能什么事都放的下。那我立天的之间。恐怕也再无追求可言。”

龙这番话。令樊京云无言以对。这时。龙辰又道:“不过。外公你也大可放心。以我如今的实力。除非是出现宗级玄者。否则遇上高阶尊级玄者。我就算是不敌。对方也不可能取的了我的性命。何况。以禹国的国力。唯一五名高阶尊级玄者中。有四名都是寇隆两家的人。又能出动几个?龙宗正更不用说了。更何况。我此行也不是一人过去。”

樊京云微微愣了一下。疑道:“除了你。强子。难道还有人与你同行?”

“当然有。”

龙辰勾嘴笑了笑。眸中划过一道冷芒。道:“我怎会只和强子二人过去?我这一次。一定会让和龙宗正大失所望。他们若是不动手也就罢了。如果动手。我会让他们后悔。”

云好奇道:“究竟是谁?”

龙辰低声道出三个字。樊京云再度愣了一下。眼中忧虑顿时一扫而光。开怀笑道:“好。既然你准备如此充分。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在樊京云离开以后。辰去隔壁石室把正在运转炼玄法门的强子叫醒了过来。将两个装着百具高阶君级玄者尸首的藏物袋递给强子。然后让白狐陪着强子去了留下的那副图的石室。

有白狐监督和指引。强子要重新启动那副阵图自然不是难事。再加上有固络丹。龙辰根本用担心强子

边会出现什么变故。

三枚固络丹。便可

高阶尊级玄者冲刺宗级时。行破脉通玄令脉络造受损伤。短期内让脉络的坚度达到宗级的准。以宗级标准去突破尊级。当然毫无悬念。

而龙辰则依旧呆在石室内。继续进行着破脉通玄。他的玄气量。也在次脉络隔绝物纷纷被破之下。飞速的上涨着。

十天。很快过去了。

在那副不知名阵图发挥了最后一次作用之后。强子突破到了尊级。成为了海内近些年来。继龙辰之后。第二个在十七岁之前突破至尊级的玄者。而上京城东门入口人群中。有一个与龙辰年龄相仿。相貌颇为俊朗。尤其一双眼睛十分锐利而明亮的少年。可少年一双眼睛却总是很不安分总往一些少女身上瞟来瞟去。的一片白眼。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少年在通过护城河桥梁进入城门时。竟是摸出了一枚玄宗殿的一等宗员令牌。

少年过了城门后。仰头看了看偌大京城。轻声嘀咕了一句:“龙辰啊龙辰。我朱自成总算拼命突尊级了。你可千万别破中阶尊级啊。不然我的去跳护城河了……” 思路ttshuo ,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格式免费下载。

新思路ttshuo ,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格式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