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app有毒麼

未分类

() 先更,改完不会有这行字,重复下载不会重复扣费,抱歉,新写的东西,也可以看看

路的两旁是茂密的鹅掌楸,阳光透过树叶洒落,星星点点。

温度,37摄氏度。

马克西姆咖啡厅外。

王策喘着气,停好共享单车,上锁。汗水浸湿了他的头发,粘成一缕一缕,他俊朗的脸上满是剧烈运动后的潮红。他用手背擦了擦,露出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

“哇~~~”

女人夸张的声音:“帅哥!我喜欢!“

曹铉侧头,只见一个吨位起码两百斤的女人,用赤-裸裸的眼光打量着他,像是要一口把他吞掉。而她身边,画着烟熏妆的奶油小生依偎在她滚圆的蹄膀,不,臂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奶油小生用小拳拳锤着胖女人,娇声道:“亲爱的,你怎么可以当着人家的面调戏其他男人,讨厌啦~~~“

曹铉的精神简直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没当场吐出来是因为吃的少。

也幸亏吃得少。

曹铉表示惹不起,正要锁上共享单车,走为上策。

清纯可爱的短发女生图片

“喂,你,那里不能停车!”

突然——

一声大喝,吓了曹铉一跳,年轻的男服务员穿着咖啡厅的制服,站在高高地台阶上,俯视。

“这是咖啡厅的专用停车位,只有到咖啡厅消费的人才能使用。玛西姆是天河最高档的咖啡厅,不是阿猫阿狗能消费得起的。赶紧把你的破自行车挪开,不然后果自负!”

服务员眼里带着浓浓的的讥讽和不屑。

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让曹铉很不舒服,只是约会要迟到了,他不想横生枝节,于是把自行车往旁边挪远了一些。

服务员冷笑一声,转身,昂首挺胸走进咖啡厅,像只斗胜的公鸡。

曹铉不由得嘀咕,“这人有病吧?!”

“是这家咖啡厅。”

曹铉确认了一下,推门刚进去。就见刚才那名服务员杵在门里边,臭着一张脸,不情愿地说道:“欢迎光临。”

服务员看着曹铉身上明显的地摊货,心想:“又是来蹭空调的吧。”脸上不由得浮起轻蔑的表情。

这时——

旁边一桌客人招手:“服务员!”

那服务员立刻满脸堆笑的小跑过去:“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果然有病!

咖啡厅装修成巴洛克的风格,走奢华风,空间挺大,但三三两两的坐着几座客人。曹铉一眼看到了坐在临窗位置的一个女孩。

“茜茜!”

曹铉带着欢乐的笑容,快步走过去。

女孩叫周茜,是曹铉的女朋友,和曹铉一样是常青藤大学大二的学生。周茜穿着一身时尚的紫色吊带连衣裙,露出精致的锁骨,桌上放着一个红色的小挎包。

连衣裙很贴身,只是露得有点多,放在相对淳朴的校园就显得有点张扬,曹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旋即展开。

“怎么这么慢!”

周茜看着曹铉满身大汗,露出嫌弃的表情,“不是让你打的吗,十几块钱的车费都舍不得,坐公交?公交都是细菌,脏死了……坐那里!”指着对面的座位,不让曹铉坐她旁边。

曹铉讪笑,“我是骑自行车过来的。”此时还满身大汗,一股汗臭味,他也没想着做到周茜的旁边。

恩,皮质的座位很软,坐上去很舒服。

周茜指着桌上已经凉掉的咖啡,道:“试一下吧,蓝山咖啡,意大利进口ps1,一杯要两百块呢。很多人一辈子都喝不到。”

两百块!

曹铉吓了一跳,自己兼职一天才五十块,这一小杯要两百?!

看到曹铉的表情,周茜面露嘲讽道:“怎么,舍不得?放心吧,今天不要你买单。”

曹铉懦懦道:“茜茜,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周茜摆手打断曹铉,“什么意思无所谓,今天我只想告诉你,我们分手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最好也不要再有任何牵扯。还有,你送的围巾、手套还有那一罐的手折星星我都扔了,要拿回去的话自己到我们楼下垃圾桶吧。”

“茜茜,你在什么?不要这样开玩笑好不好……”

曹铉愣住了,旋即苦笑,“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谁和你开玩笑,以后不要再缠着我。”

周茜拿起小挎包,“也不照照镜子,一副穷酸样。看见没有,爱马仕包包,最便宜的都要上万快,你拼死拼活做兼职一年买得起?”

说着,周茜拿出一张卡,“我新男朋友给的卡,随便刷!”

“我——周茜才不会嫁给

一个农民的儿子!”

周茜翻了个白眼,生气起来。

都怪她那个假清高的室友,老是提起曹铉,还说他时潜力股。也怪当时昏了头,才会倒追曹铉这个穷小子。

呵呵,潜力股哪有现成的绩优股好!

看向对面街道停着的保时捷卡宴,周茜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对曹铉更加不屑一顾——不就是长得帅一点吗,又不能当饭吃。

“就这吧,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要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

说完,周茜站起来,拎着小挎包,踩着罗杰.维维亚的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出咖啡厅,钻进一辆亮红色的豪华suv。

看着周茜离去的背影,曹铉眼里满是痛苦的神色。

怎么会这样!

一年多以前周茜还是个上身白衬衫,下身蓝色牛仔裤,绑着高马尾的纯真女孩。

这才多久?

周茜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曹铉其实早有预感,只是存着那么一点微薄的希望,希望周茜能够幡然醒悟。

直到今天,曹铉觉得该醒悟的人是自己。

曹铉沮丧地低着头,空调的温度变得冷飕飕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估计几分钟吧,曹铉却感觉过了一世纪,直到感觉旁边站了一个人。他微微抬头,看见那个讨厌的服务员。

服务员挂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周茜的声音不小,他听到了,看到曹铉落魄的模样,心里十分快意。

“臭农民,滚回山沟里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服务员用只有曹铉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曹铉猛地抬头,盯着服务员,眼里放出骇人的光芒,就像一头嗜血的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