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富二代app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不认为龙伯人不爱吃鱿鱼眼珠和触手,我觉得他是故意留下点食物残渣分给这棵树食用的。

还记得他带着独角鲸来到负二层跟我们对视的时候,他是故意放进了海水助燃火势,然后又适时收住了,这个动作让我不由的想到了“照顾花草”这几个字。

温度需要来一点儿,但不能过,食物残渣可以扔下去一点儿,但不能多。

难道世界之树是由龙伯人守护的吗?想想也有这个可能,大树生长在冰山里,而这座冰山很可能是从东方海里飘过来的仙山,北极是北冥之地,龙伯人既然看守着仙山,那不也得看守山里的树嘛!

他当时注视着我们三个的意思,会不会是在想:很好,来了三条新鲜养料?

其实又看到那些小蛇从身边经过,我们都还是蛮害怕的,不过它们的一切行动都被鱼腔隧道挡在外面了,这儿就是个天堂般的避难所啊!

我们很想再多休息一会儿喘口气,然而刚捡回一条命、刚把脑袋包扎好的高小雅就沉不住气了,她走路都有点晃悠呢,可还是头也不回的拎包就走。

她这个女人脾气倔的厉害,任由怎么喊怎么劝她都不搭理。我理解小王爷为什么一看见她的脸就唉声叹气的了,这人真心的不合群也不听队里指挥,我还记得阿日族的那个莎莉占卜过一卦,说我们之间会有一个人在途中死去,虽然我压根儿不相信这个扰乱民心的占卜,可如果真的会死掉一个人的话,我觉得按照高小雅的这个一心作死的念头发展下去,那人八成就是她了!

怪人苍白的嘴唇终于是恢复了一点血色,我很想给他烧一壶热水暖暖身体,可是火这种东西我真的不敢再随意使用了,省得刚摆脱的那些缠人小蛇再顺着树干涌进来!

我们迈着酸软的双腿零零散散的追逐着高小雅的脚步,在光明的鱼腔中行走,比在昏暗的树干上爬行要舒服太多了!这条鱼真的真的很大很长,四面八方全是海底沙漠里的闪亮宝贝,随便一捧金砂如果被卖到外头去,全是钱啊!钱啊!我都忍不住把手贴到冰壳上,时不时的想去触摸一下!可大家只有干咽唾沫眼馋的份儿,好东西全在外头,可望而不可及,如果想拿到金砂,我们就只好淹死在这儿了!

一条鱼的骸骨再夸张,也不会长的如此过分的,走着走着,我猛然发现大家脚下所踩踏的冰面,不知何时起变成台阶了!我们头顶的冰壳居然露出了沙层,隧道是有弧度的呈现上升趋势的!

(熳儿)的回忆

如此看来,这个地方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巧合,而是特意修建出来的一座海底建筑,鱼腔长的过分,是因为这里使用了好几条大鲸鱼的骨骼,海底的压强大,又没有钢筋水泥作为柱子,干脆就选用坚实的鲸鱼骨作为支撑,构造出这样一个鱼腔的形状,然后再用冰块作为墙面,把海水和一切危险都隔绝在外面!

是谁这么有心?是谁这么有才啊!

我从未在我们正常人类的世界里听说过如此一种建筑,这里是北极的海底,即使是用现代技术、派出世界上最一流的工程队过来,我也不认为他们有本事仿制出这种技艺的艺术建筑。

我没来由的感觉到,四周的冰壳散发出很古老的气息,我觉得这个地方的建成已经长远到我们无法考证的年代了。

不管这里是出自龙伯人、东王公、北极的远古人类、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之手,我都突然之间忠实的相信:世界上的确有“史前海底文明”的存在!

鱼腔隧道完完全全的从沙层中脱离出来,把泛着微光的海洋最下层水域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了。

这里和世界之树附近安静的海域截然不同,这儿热闹、瑰丽,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到的!我们的视线无法眺望到更远的沙漠上了,因为上方和左右方的冰壳周围聚集了大量的海底生物,除了水母和海贝我认识以外,大部分的物种长的实在是让人难以形容!我敢发誓,就算是有个海洋专家在队里,他也得感觉一辈子的研究白瞎了,有的东西看起来压根儿就是怪物啊!

各种各样的怪物们萦绕在冰壳四周,我眼睛都快不够用的了!它们的身躯有大有小,却不像暴力的灯塔水母和五爪鱿鱼似的见面就打,它们之所以能够和平共处在这儿,是因为它们的捕食对象都是同一种生物——

我们已经钻出了沙层,所以能够看到,从沙层中,正不断的向上翻涌出一些亮闪闪的小光点,也许就是它们构成了海底光源的光源吗?我不是造物者,我不清楚,那些东西看起来像是“孢子”,怪物们很悠闲的偶尔吞下去一颗,就像在吃饭后小点心似的!

在这其中,我看到了一只似曾相识的怪物,它两个眼球是突出长在外面的,脑袋前方有一对布满锯齿的夹子,身体披着一层鳞甲,许多又细又软的腿从那下面伸出来,着实显得有些恶心。

这个玩意的图片我在展览馆见过,那时候学校带我们去看什么化石展,旁边一张大图上画的就是它!这怪物的名字叫“奇虾”,是生活在几亿年前寒武纪的海洋生物啊!我靠,它的种族早就被宣布灭绝了,它的同伴都变成化石拿出去展览了,为什么我看到了一只还在津津有味吃着浮游生物的活生生的奇虾?!

难道真的像小王爷所说的那样,北极的深海由于人迹罕至、特殊的地理位置、极低的气温、还有覆盖在上头若干层冰川的保护等等原因,而成功的庇护了一批远古物种幸免于灾难的毁灭?

牛逼大发了……那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些怪物中,一定有不少是亿万年前,地球生物的老祖宗!

既然这些玩意都能存活下来,那巨人凭什么不行呢?

我首先猜测了一下,亿万年前造成那场物种大灭绝的灾难是什么?

陨石撞击、火山爆发、洪水来袭、气温骤降。

无论是哪一种,我觉得藏在北极的海底都是安全的。

会不会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一些龙伯人被冰封在了北极,然后沉入海底,安静的睡了千百年,直到有一天,他们醒了,他们离开海底回到了地面,发现世界已经变了。他们以始祖的身份创造了神和人,开辟了一个崭新的时代,结果,却遭到了神族的背叛,又被驱逐到了北极海里。

我想龙伯人其实是单纯的,我们在晨雾之海和他们初遇时就能感受的出,他们对人类其实没有恶意,他们只要能够繁衍自己后代的女人,和陵鱼部队的那场交战所造成的损伤,是因为吴锦城的挑衅。

无论是跃进号还是鲨鱼号,它们的体积对于巨型龙伯人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他们埋伏在海里的时候,完全可以把船给玩儿翻,把船上的男人也一并拖入海里玩儿死,可他们并没有那样做。如果不是团座他们那些谋反者割了小龙伯人的头宣战,他们也不会想着闯进静谧之城霸占人家的三千童子和地盘。

也许是智慧水平,也许是性格憨厚,我觉得除了掠夺女人这一点之外,龙伯人好像没有主动招惹过谁,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晨雾之海里,或者勤勤恳恳的守护着北极的仙山。

高级生物的可怕之处,是不是就在于他们复杂的心思呢?

顺着鱼腔再走两步,可以看到我们的冰壳外有一条直径很粗的巨蟒躺着睡觉呢,它长着一只扁三角型的大脑袋,很随意的搭在我们头顶,我抬头看着那个巨大的下颚,都担心它会把隧道给压坏了……

“他妈的!本王……这辈子值了!”

我一脚踩中了小王爷的后鞋跟,他突然在前方呆站住不动了。

我走到他旁边一看——

我靠,那不是蟒,我们看到的是它的脖子,它后头还有个与它的小脑袋完全不协调的巨大躯体呢!

“这什么玩意……变异了?”我结结巴巴的问道,它长有尾巴,还有粗壮的躯体和四肢,它显然不是鱼!

小王爷声音都有些哽咽,他激动的不行,抓着我的肩膀死命的摇晃着说道:“蛇颈龙,蛇颈龙!妈的!本王小时候天天看它的画报!没想到居然还有亲眼见到它的一天!妈的,本王好幸福……”

我们是彻底震惊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条活着的恐龙!我靠啊,我这双眼睛太值钱了……

我可以理解小王爷激动的心情,这种小时候的憧憬突然实现了的感觉,应该是会让他幸福到想死去的。

看着蛇颈龙,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古老很荒凉的生命气息,我的内心突然变得很安静,不知道这条存活了上亿的大家伙还有没有其他同类,我总觉得它很孤独,它用脖子和脑袋不停的在我们这个鱼腔隧道上磨蹭,难道是把这儿当成它同伴的长脖子了吗?

它活了那么久,也许它进化出能感受到悲伤的器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