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or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日啊,林哲宇魔怔了?别乱来!”

冬爷背着李副官,这会儿也从上头滑落到了半截挂梯上,一看底下的情形,赶紧扯嗓子喊了起来。

耗子哥打算追上去制止他,可他已经把黑曜石祭刀的刀尖儿抵在龙腹位置了,还有点胁迫意味的瞪了耗子一眼。

好样的,总共这里就这么多人,现在分成了四组开始了两两对峙吗?

“喀拉喀拉”的声音不绝于耳,我感觉到,从墓碑大门进入的那一拨水鬼,已经顺着梯子走到顶端、走到了和我们一门之隔的小龙女头部了。

我紧张的直吞口水,会怎样?它们会做些什么?要把小龙女推回来,然后重新将她捆绑住吗?!

轻声的呜咽隔着那扇门传了上来,小龙女虽然没有激烈的反抗,但她哭了。

到底要怎么反抗呢?这宫殿中的唯一出口是没法容下她的身躯的。之前我们只是惊叹于这条龙躯的庞大,谁也没注意到她的肚子在哪儿,而且,那肚子里还藏着什么东西?

既然是女性,我转念就猜测到她的体内是不是正在孕育着另一个生命,小龙女她……怀孕了?

在鲛人的身体上,人类与横公鱼的界限是腹下沟。也就是说如果这位鲛人是女性,她的肚子里还会保留着完整的子宫。这个问题我们之前也曾因为女东王公那个“母亲”的头衔探讨过,不过因为这个想法太过天马行空,大家结合着鲨鱼号上那个玲玲的例子,是没法得知演化过的躯体究竟要怎么受孕,也不知道子宫中的生命究竟是人的胚胎还是鱼籽。

被水鬼不幸选中的鲛人进行了二次演化,他们的躯体会被越拉越长,小龙女从胸部往下就全是完整的龙身了,所以我们看到的那个龙肚子,其实是她原先身为女性的子宫被拉伸到了那个半截龙身位置上的吗?

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

“马院长,稍微自觉一点,本王建议现在就从苏丽妖旁边走开,把手里的笔丢了,我想不舍得白船长出事吧?”

小王爷那边还在为了保存苏丽妖的完整而努力着,我觉得晕晕乎乎的正茫然不知所措,大海螺毫无预兆的、又一次起飞了!

这下的飞跃来的实在太过突然!明明刚才都平息下来了啊……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直接导致我们所有人的手里都没能来的及抓住什么固定点,更糟糕的是,整座宫殿的倾斜方向与原来刚好相反,挤成了一堆的坛子、杂物和人们,统统颠倒了过来,开始向着空当的另一块地面滑动了过去——

我的妈呀,这是大厨手中不断翻炒的油锅么?眼看着一大堆分不清什么东西的乱炖直向我砸来,我知道管他什么目的的对峙,这下都全给搅黄了,取脑狂魔已经倒在地上直接给甩到了小王爷怀里去了!

“叮”的一声,怪人抬手用另一只匕首挡住了飞来的一块大坛子碎片,把歪歪斜斜差点儿迎头撞上的我吓得不轻,他护着我的肩膀,我们俩像喝醉了酒似的晃悠着返回挂梯旁,一把抓着这个难得可贵的固定点,赶紧又朝上攀登了几步——

被开肠破肚的那只无支祁的尸体,已经被挤压的完全面目全非了,当然伍书喜的尸体也好不到哪儿去,唯一能在这样的海螺摇晃中如履平地的,只有剩下的两只无支祁。

我觉得楼上和门外的水鬼也是一样,既然这海螺其实是一艘“舟”,那么它的移动便是常事,它们这些生活在舟里的生物,也应该习惯这样的颠簸了。

两只无支祁彻底没了鱼哨的控制,嘴里居然也发出了“喀拉喀拉”的怪声,似乎与外头的那些家伙相互回应着什么,然后它们俩在满地的狼藉之中,一步一步,缓慢却十分平稳的就向着小龙女靠近了。

我们的林大医生并没有那么轻易就随波逐流,他在颠簸来临的瞬间揪住了龙身,这会儿身体顶着那扇生死攸关的门沿,手里握着黑曜石祭刀,警惕的与无支祁对视着。

我感觉到,水鬼和无支祁这会儿的联合,一定是想要把小龙女先从卡住的门框中移走。而一旦小龙女的这道防护不在了,外头的那些家伙岂不是就要冲进来威胁到我们?这儿的探照灯虽然能够抵挡它们放肆,可无支祁又不怕光!

我怕林医生此刻再不逃跑会有危险,赶忙就喊他先躲着点,哪知道人家低下头像是沉思着什么,居然在无支祁还有五六步就要赶到之前,把刀扎下去了!

“我操啊!要不要玩儿那么大啊……”

耗子哥一声哀嚎,试图从地板和陈子川的身上爬起来,我深知那把祭刀锋利到了什么程度,那可是我以一个磨铁匠女儿的身份亲手打磨出来的!此时此刻,那祭刀的浓黑之中透露出一抹像是吸饱了的暗红,林医生的确玩儿大了,小龙女的肚子……终于还是被剖开了!

我听得到“噗”的一声轻响,紧接着我就差点儿吐了出来,我站在三四米高的挂梯位置,十分清晰的看到,从林医生下落的刀口里,瞬间喷涌出一大片……大大小小的水晶球来!

不用细看,我立马就知道那水晶球便是“卵”这种东西!

果然已经成为了龙,就要以龙的方式进行繁殖了吗?我记得陷地为湖的那个故事里,龙母也是从一枚卵抚育出了那位龙子来的!

可是……还是不对,如果子宫里是卵,那么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丝腹部蠕动是什么?我想象过那会不会是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妈妈一脚,可卵的话……要怎么去蠕动呢?

小龙女的尖叫、水鬼的怪叫、还有来自黑暗中的低沉呢喃声在同一时间响起,我觉得自己快被从内到外的折腾散架了,怪人这时候把白管鱼哨含在嘴里,不知所云的胡乱吹奏了起来——

那两只呲牙咧嘴马上就要把林医生撕碎的无支祁顷刻间停下了俯冲的趋势,呆站在原地支起耳朵,浑浑噩噩根本就听不懂鱼哨里传来的指令是什么意思。

“林哲宇还不快跑啊我日!等什么啊,要把我们都害死才行?”

冬爷雄狮似的吼叫从上方响起,可林医生丝毫不为所动,他甚至趁着怪人忍耐着耳朵里的刺痛、为他保驾护航吹哨的空当,仔细的检查起了地上粘连的龙卵来!

这时候海螺的起伏还没消停呢!那些喷涌而出的卵携带着大量类似于羊水的液体,看起来也呈现出和鱼缸中相同的淡绿,它们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摇晃,把那些龙卵全部分散开来,恣意的甩到了宫殿中的各个角落里。

我注意到这些属于同一个母亲的龙卵之间,差异实在是大的离奇,有些如同乒乓球一般,有些像是细碎的珍珠,而有极个别的,已经发育到了看得到里面内容的程度了——

我眯起眼睛来仔细的盯着粘在了挂梯上的一枚龙卵,我惊讶的发现,那里面有一团粉色的肉块!

而林医生那边更夸张,他再次抄起黑曜石祭刀,把它当作手术刀似的继续在小龙女的身上比划了几下,给她做了最后的剖腹产——

林医生居然从里面,取出来一只虽然包裹着一层卵膜,内部看起来却像是个婴儿的超大胚胎来!

好像有了一道灵光闪过,所谓的“水生胎”,就是指的这种东西么?

我依稀还记得,当年在霸王宝藏中大家探讨卵胎生这个问题的时候,引用了一个鲨鱼的例子:

有很少一部分水生和两栖动物,比如蛇、蜥蜴、鲨鱼,它们所使用的生殖方式便是卵胎生。

一开始鲨鱼妈妈的肚子里也是一大窝鱼卵同时发育,可在这个期间,同一个子宫内的兄弟姐妹就开始了相互厮杀。为了获得更多的养分,鱼卵们之间进行着优胜劣汰的较量,最强的那一个会吞并吸收掉消弱的其他鱼卵,然后逐渐在子宫内发育成小鲨鱼的形态,直到分娩的那一日来临,鲨鱼妈妈的肚子像是人类一般,只孕育出来一只发育完整的孩子了。

介于卵生与胎生之间,依赖母体的子宫培养却又在出生之时与母体独立,并且在发育的过程中会残杀掉同胞兄弟来竞争唯一的出世权,这种生殖方式,就是冬星彩所感兴趣的那个“水生胎”?

我喉头马上就要压不住的呕吐了出来,伍书喜的那个美人鱼小情人长着与小龙女相同的脸颊,她们之间必然是血缘亲戚。如果这种关系是最简单最直白的那种,那么,小龙女便是她的母亲了。

然后,按照我们此时此刻的眼中所见,可以推断出,当年那个小情人的出世,也是以这种水生胎的形式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那冬星彩为什么要在意南海中那么多秘密里的这一条来,而我和刘晚庭之间,又跟水生胎扯上了什么鬼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