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黄片子人与兽

未分类

经年洗漱干净,换上了一条保守的长裙,她披散着发丝出来。

顾柒此刻懒洋洋的往床上一躺,鞋子被她踢飞。

顾浣则是在一旁给她喂着葡萄,那模样好不惬意。

“哟,经年洗干净了,过来坐坐。”

看着就是十足的纨绔子弟,身上哪有半点姑娘家的模样。

经年缓步朝着她走去,顾柒将她往怀中一拉,经年顺势倒在了她的怀中。

顾柒还伸过头去嗅她身上的香味,“真香,晚上我得抱着睡。”

经年红了脸,“柒爷,别这样。”

“柒爷,就别逗人家了,一会儿人家真的爱上看怎么办!”

“这话是什么意思?”经年听出顾浣的言外之意。

邬湄在一旁不紧不慢道:“什么意思?很简单,就是咱们柒爷是个女的。”

“女的?”

洋娃娃般鹅蛋脸美女穿婚纱写真

仔细看去,顾柒的脸部轮廓是不太硬朗,只是她行走坐卧都是十分洒脱,丝毫不像个女人,谁也不会怀疑她不是男人。

“来来来,小经年,给看个大宝贝。”

顾柒扯下自己的裹胸,“看,大不大。”

“……大。”经年瞪大了眼睛,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冷静,她心里复杂,没想到这人居然是个女人。

她咬着唇不好意思道:“既然柒爷是女人,那为什么要拍下我?”

“还没看明白吗?还不是柒爷口硬心软,见们哭得可怜,柒爷这次的利润全拿来买了。”

经年想着之前还咬了她一口,“对不起,我……我以为是男人,的手没事吧?”

“没事,哪有那么娇气?放心吧,那妹妹我交给了南宫,南宫是个好男人。

等我有了钱,我就将妹妹要回来,她不会受伤的。”

经年从她怀里爬起来,连忙跪地磕头。

“多谢柒爷相救。”

“起来,可是身价一亿,乱跪什么,家里的人呢?”

经年眼眶红红,“没有了,早年我们被人抱走,后来几经周转被人卖到船上,本以为这次完了,还好遇上了柒爷。

柒爷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来生必定当牛做马报答。”

“既然没有去处,那暂时就跟在我身边怎样?”

“是。”

房门被人敲开,一群人送来夜宵,十分丰富。

“哇,全是我喜欢吃的,小浣熊有心了。”

顾浣觉得有些奇怪,“我就是吩咐做点吃的,没具体吩咐。”

“不管了,小经年,一定饿了吧,过来吃东西,瞧多瘦。”

船上最豪华的房间,穆南枢手捧着书卷。

“先生,吃的都给顾小哥送过去了,顾小哥明天就会下船,需要我们留下他吗?”

“不必。”

穆南枢合上书,打开电脑,电脑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地形图。

他一边绘制一边做记录,十分认真的模样。

“先生,最近这些日子怎么把全世界的火山地形图拿出来了?”

“看看。”

要寻找一座活火山给她建造一座宫殿,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知道顾柒是故意为难他,这个世上就没有他不能做到的事。

“先生,真的要将顾小哥放走吗?我听说今晚他要和那小姑娘一起睡。”

阿旺也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分明这么在意顾柒,这个时候他倒无所谓了。

“无妨,去休息吧。”

“是,先生。”

穆南枢挨着挨着整理,他要挑选一座最好的火山。

“慢着,我让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先生,药已经下了,想来应该是稳妥的。”

“好。”

夜深,经年难得睡一个好觉,一沾枕头上就睡了。

顾柒却是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身边没有那人的气息和温度。

先生睡下了吗?他会不会发脾气?

分明才离开不到半天,她倒像是得了相思病一般。

翻滚了许久她才睡着,一入梦便梦到穆南枢唐装飘逸。

“先生。”顾柒开心的朝着他跑去。

“小东西,又跑哪去了?”

“先生,我就出去逛了逛,以后再也不走了。”她抱着他的脖子。

“乖。”穆南枢下一秒拿出了银钩子,“穿了的琵琶骨,看以后怎么跑,小柒儿。”

顾柒怕极了,拼命的逃离。

“啊!”顾柒猛地从梦中醒来。

“柒爷怎么了?”经年擦了擦她头上的冷汗,“刚刚一直在叫先生,是在叫哪个先生?”

顾柒抱着经年,“我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

那人彻底刻在了她的心上,对她的影响这么大。

“没事了柒爷,只是梦,梦是相反的,别想太多。”

“嗯……”顾柒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并不是穆南枢的味道。

先生……

“先睡吧,我出去吹吹风。”顾柒难以入睡,睁眼闭眼都是他的脸。

悠悠跟着南宫离走进一间房,男人的背影高挑,她又慌又怕。

来这里之前,她和姐姐已经遇到好几次被男人强迫,虽然没有得逞,给她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现在姐姐又不在身边,她怕极了。

进了屋她便站着屋子的角落,南宫离找了干净的女装,“去洗了换上。”

“是。”

悠悠洗好换上衣服,南宫离已经摘下面具,英俊的侧颜在台灯下显得柔和了许多。

“去床上睡,我不会碰。”

他没回头,却知道她站在身后。

悠悠蹑手蹑脚的爬上床盖着被子,紫色大眼睛转来转去。

她很奇怪,其他男人看到她眼中都是充满了欲望,唯独这个男人看也不看她一眼。

回头看了一眼,他在电脑前面做些什么,压根就对她没有任何意思。

悠悠这才放心了不少,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刚想要睡着,她觉得自己身体好像有些热,是屋子里太热了吗?

她将被子踢开,身体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更烫。

身体都被汗水打湿,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身体越来越难受。

南宫离听到细微的声音,像是小猫儿一样的哼哼声。

“怎么?”他起身过来看看。

女人脸红似桃花,双眼朦胧湿润。

“我……好热,先生,我怎么了?”

“吃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吃,之前有人给我注射了针剂,先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好热!”

她的身体无意识在床上扭来扭去,南宫离皱眉。

他俯身将她抱到洗手间,将她直接丢到冷水之中。

“先生,我好难受……”

意识越来越朦胧,她伸手抓到他的手,接触到他的肌肤,她心中好受了一些。

她慢慢爬上他的身体,无意识的寻找解脱的源头。

“别乱动,回到水里。”

悠悠急得快哭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扯到浴缸里,水花四溅。

身体无意识的扯着他身上的衣服,南宫离想要将她扯开,无奈她像是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就不放手。

“放手!”

“先生,帮帮我,呜呜……”悠悠着急坏了,泪水哗哗落下,身体难受得滚来滚去。

她这么一动,南宫离也有了反应,“别乱动。”

“先生……”

悠悠直接堵上他的唇,疯狂汲取他唇上的温度。

南宫离脑中突然出现一张爽朗笑容的脸。

“离儿,顾家那丫头我可是给定好了。

就是小时候拔孔雀尾巴的那丫头,长得可水灵了,我和老顾都说了多少次,之前在欧洲,过些日子们见见。”

顾家那丫头,似乎叫顾柒。

“南宫哥哥,长得这么好看,笑一笑就更好看了。”爽朗的童音在他耳边回响。

就在他出神之中,悠悠已经不安分的乱动起来。

“先生,求……帮我。”

南宫离撞入她那一双紫色瞳孔,那样纯净的眼神像极了多年以前的小女孩。

一时意乱情迷,他忍不住低哑着嗓音道:“叫我南宫哥哥。”

“南宫哥哥,帮我,求……”

平静的水被搅得一团乱,这个夜晚逐渐变得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