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女成员王

未分类

监视图腾,是他上次在黄金宝箱中,获取的三大视野饰品之一,监视范围虽然最小,但持续时间却长达一年,这一点是其余两样饰品无法相比的。

自从拿到手后,夏诺就深深意识到了这玩意的价值所在,不过可惜的是这一路航行下来,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使用机会,这可总共就只有三次使用呢,总不能在冰桃岛或者咕咚岛寒霜岛那种地方平白浪费一个吧?

事实上,海军本部所在的马林梵多,或者圣地玛丽乔亚,才是夏诺想要插眼的第一目标,但从日后的航行路线来看,这俩暂时指望不上了,因此眼下的蛋糕岛,作为四皇之一bigo的驻地核心,就成了眼下最好的选择。

“方圆二十米的话……”

夏诺大概估摸了下,这比蛋糕城堡的半径小一些,但如果尽量往核心区域插的话,也基本能将城堡的主体覆盖在范围之内。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玩意能起效的垂直距离究竟是多少,召唤师峡谷没有z轴终归是个梗,在现实里这一点可没法忽略。

为了稳妥起见,他决定还是暂时先等等,不插在自己这房间里为妙,否则万一只能监视到第二层的动静,那可就亏大发了。

“唔,还是先休息会吧。”

夏诺抬头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布谷鸟木偶正好从中探出脑袋,报响了十四下的钟声,意味着现在才是下午两点,距离晚宴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够他小憩一阵来养精蓄锐了。

来到卧室,夏诺颇为欣慰地发现自己的床铺够大,无论长宽都在五米以上,估计是考虑到了客人中有其余种族的存在。

这么一来的话,他睡觉时再怎么翻来覆去,应该都很难掉下去,算是终于能避免一次在地板上醒来的命运。

咚,咚。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

然而,就在夏诺刚合上眼,渐渐有了些睡意的时候,客厅那边却传来了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来了。”

夏诺下意识以为是手下的船员有事找自己,随口应了一声后,就迷迷糊糊地下床来到了门前,一边揉着眼角一边打着哈欠开了门,“喂喂喂,我可好不容易才睡着了,有事的话,就不能等吃晚饭时再……嗯?”

他话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脸上也露出了些许愕然之色,因为门开后他才发现,站在门外的并不是自己的船员,而是一个陌生的少女。

少女约莫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肌肤白皙,身材火爆,有着一头微卷的粉色长发,左右则各插着一个黑色的恶魔角装饰,配合身着的酒红色紧身长裙与脚踩的红色高跟鞋,显然是在努力塑造一个高冷孤傲的地狱熟女形象。

可惜这份努力被她的长相出卖的干干净净,清纯的面庞,和带着些许好奇的澄澈目光,使得少女看起来有些孩子气,与身材装扮有着明显的反差,宛如天使与魔鬼的结合,倒是别有一种诱惑感。

“你是什么人?”

但这对夏诺来说显然没什么卵用,他面无表情地望着少女,相当不客气地道,“来敲我的门干什么?”

任谁在睡梦中被吵醒心情都不会太好,更何况是他这种有择床癖,导致在陌生环境中入睡极为困难的倒霉蛋。

“啊?我,我……”

粉发少女明显被夏诺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神色慌乱,结结巴巴地解释起来:“我叫嘉蕾特,只是听,听卡塔库栗哥哥说你到了,想,想来看看你本人到底是什么样子而已……”

“嘉蕾特?”

夏诺皱起眉头,回想了下,发现没有什么印象,也就是说对方虽然是夏洛特家族的子女,但绝非那种实力足够引起他注意的等级。

“就这种理由吗?没别的什么要紧事?”

他对夏洛特家族的绝大部分人都没什么好感,也和这些奇葩没什么交集,这种家伙为什么会主动找上自己?

就不觉得唐突么?

“我,我……”

在夏诺冷淡的目光打量之下,嘉蕾特显得愈发紧张,她捏着裙角,小脸憋得通红,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只能猛然一弯腰,鞠了一个躬:

“抱歉,是我打扰到您了!”

说完这句后,少女就转身匆匆跑开了,剩下莫名其妙的夏诺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拐角。

“果然这帮家伙和他们的老妈一个德行,压根就没几个正常人。”

愣了一会儿后,夏诺才回过神来,无语地嘟哝了一声,揉着额角关门转身进了屋子,重新回到了温暖的被窝中。

……

幸运的是,发生的这件小插曲,终归是没有太过影响到他的睡眠质量,待到一觉醒来时,夏诺已经恢复了精力充沛的状态,而天色正好刚黑下来,差不多快要到晚宴的时候了。

摸着有些干瘪的肚皮,夏诺出门一路顺着走廊来到了二层中心的会客厅内。

此时大厅里已经有了不少客人,正成群地聚集在一起谈笑。而当夏诺的身影出现在通道口时,整个大厅都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无数道夹杂着敬畏的目光看向夏诺,场间几乎落针可闻。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王下七武海夏诺的名头实在是太过响亮了,在场的客人也基本都是在新世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却鲜有与夏诺在一个等级的存在。

因此,这一刻的后者就像是一只误入鸡群的孤狼一般,一举一动都能让其余人心惊肉跳,生怕沾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唔……”

夏诺也注意到了大厅内气氛的变化,他不由失笑着摇摇头,也没放在心上,径直来到了东南侧靠窗的角落,疾风海贼团的船员们就聚集在这边,而且人都来的差不多了,貌似也就只剩下他这个船长的样子。

“抱歉,睡过头了,稍微来迟了点。”见众人围拢上来,夏诺歉意地笑了笑。

“没事儿,船长。”

罗斯嘿嘿笑了笑,“我们也是刚出来没多久,反正晚宴还有十几分钟才正式开始,压根不用急来着。”

“嗯。”夏诺点点头,看了眼窗外已经渐渐沉下的夕阳,随口问道,“蛋糕城堡这么大,夏洛特家族那边有说是在哪一层开晚宴么?”

“说过了,貌似是在顶层下面的宴会大厅,也就是蛋糕城堡从往下数的第二层。”

一旁的德朗普解释道,“那里貌似只是备用的宴会厅,后天的茶话会,是要在顶层举办来着。”

“顶层么?”

夏诺目光闪了闪,微微颔首没再说什么,转身向着楼梯口方向走去,而身后的疾风海贼团众人见状,也连忙纷纷跟上。

楼梯是复杂的螺旋式,每一层入口都有数名侍卫把守,而连上了好几层后,一行人终于抵达顶部第二层的备用宴会厅,里面的确相当宽敞,摆放着上百张圆桌,不少桌子已经坐满了客人,但也有一些还空空荡荡。

夏诺对位置没什么讲究,随便挑了两张相邻近的圆桌,让大伙落座。

趁着等待菜肴酒水被侍女们送上来的空当,他靠在椅背上,默默观察了下旁边的几桌客人,结果意外发现,这几桌整整上百人,竟然都是统一装束的黑色西服墨镜大汉,怎么看都并非海贼,倒更像是地下势力黑帮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