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屏app下载

未分类

对墨楚来说,小红球就是个痞子流,满嘴巴里没有一句正经话,还句句都不合年代,又句句都让你哑口无言。

尤其它那表情,还不以为意一声嗤鼻“你师父让你训练的跑步你已完成,度明显又精进了不少,姑娘,你真确定圣者学院那地方会比他教的好?”

这么明显的事情,姑娘到底怎么想的?

墨楚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婆媳过招可不是有个人就能招架的,圣者学院距离暗夜宫,距离万魔教都最近,你不觉得,很合适?”

小红球一愣“姑娘,你的意思是……”

话没说开,墨楚已经转步出了墨家大宅的门口,其实,她是想悄悄的离开,她知道,老头打算让她接管墨家大权,这事太大了。

她还知道,墨擎不会给她机会离开,一定想方设法阻杀她。

皇帝,萧清夜,所有人,都会四面八方埋伏杀手,就算她出的了城门,也未必能身而退。

所以,墨楚只留下了一封书信给老头,连阿沫都没带上,打算暗中去找东方月,然而……

当她一步踏出大门口,外面的场景,让她震惊的整个人都愣了。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豪华马车,帅到爆的两名车夫,外加那一群笑眯眯望着她的人们,还有一个裹着包袱,可怜兮兮望着她的少女。

墨楚大脑有瞬间的当机,望着那些人们目光一瞬不瞬,却没有半点声音,傻了一样的怔在那里。

戴帽子的花颜少女清纯又性感

就在这时,阿沫上前,皱着眉道“小姐,你怎能撇下我呢?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奴婢也是你的奴婢,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墨楚微微蹙起的眉头又收紧了几分,谁知道她这一路会遇到什么,带着她,她会安吗?

见墨楚依然沉默不语,墨融天呵呵笑了一声“你当爷爷什么都不知道?你当你这悄无声息能避开谁?”

老头话中有话,言有所指。

墨楚又默了会儿,这才开口,确定道“所以爷爷是给我找了他们两个,做车夫?还是跟班?”

“车夫?”风烈惊异。

“跟班……”叶子离嘴抽。

“你们这副架势,难道不是吗?”墨楚淡淡的反问,随即看向老头一旁那老者,然而,就只是那么没有感情的看了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马车后面露出的一抹黑色上。

那抹黑色,缓慢的走了出来。

绕过马匹,望向墨楚,表情纠结而又苦逼的道“墨楚小姐,主子临走前说,要属下一路护送,所以……属下才是那个车夫,还有……跟班!”

“左寻?”墨楚还以为她看错了,龙千邪临走前竟把他给留下了?可他说的有急事需处理,到底是什么急事?

“墨楚小姐,主子临走前还说,若是墨楚小姐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改定路线,他就在暗夜宫等你。”左寻补充一句,心里却有点不痛快。

暗夜宫遇到麻烦,他恨不得第一个冲回去杀敌退兵,竟然现在要他留下保护一个女人,真是憋屈的够了。

这还不算,竟然临走前还威胁他,若是墨楚有何闪失,下一个左翼,就是他……

天呢,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他是神吗?他知道这女人惹的那些个仇家会不会来个同仇敌忾大联盟?到时候还扫厕所扣俸禄?

命有没有都不知道!

左寻很幽怨,但他不敢说,只能在那憋屈,憋屈的墨楚都沉了脸,殊不知他是有多不愿意?

不过,似乎有个问题。

“东方老师在等我,你们还是回去吧。”上次就跟东方月说好的,还被威胁再被她鸽子就要动暴力了!

“东方老师已经离开了。”左寻并不喜欢跟墨楚说话,但他似乎也没辙,只能忍着脾气说道“回去的人多复杂,那并不是个安的队伍,即便有个东方老师护着,也不安。”

“我说,你是多不想跟我们一路?”见墨楚一直犹豫抵触,风烈终于忍不住说了话“我们回主宅,顺路陪你一段,起码能断了一些人的念想,难道,你还不懂吗?”

“是啊,顺路而已,墨小姐不会是嫌我们吵了吧?”叶子离向来说话婉转温柔,唇边那抹笑也亲和的很,让墨楚有点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她点了点头,看向墨融天“爷爷要记得按时吃那些药丸,我都配制好给您送过去了,吃法在信上写的很清楚,可以给您调理身子。”

墨融天的一旁不是别人,正是风易川,他听着墨楚悉心惦念的话,再想想那不是对自己说的,心里竟有几分失落与感慨。

老头看出来了,顿了顿说“小兔崽子,爷爷是那么教你的吗?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了,见人也不知道喊的?”

喊?

墨楚眼神冷漠,直白的道“喊谁?”

喊外公吗?他也算得上一个外公?对她来说,他什么都不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一个人。

这话一出,大家的脸色都微微有变,尤其风烈,开口就训了起来“没你那么说话的,你外公他……”

“走吧!”风烈话没说完,风易川就开口将他打断,迈步上了一辆马车,朝外低低的喝了一声“走。”

车夫点头,抽响马鞭,霎时扬长而去。

这是墨楚的心结,她一直认为一个连自己女儿都能断绝关系的父亲,根本没有资格做一个外公。

可她并不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风烈的脸色十分难看,望着马车走了快没了影,这才沉脸说了一句“早晚,我会被你气死。”

若她不是小表妹,而是小表弟,风烈实在觉得,分分钟都上手抽她一身鞭子了,真是个没良心的死丫头。

叶子离与风烈两人先后坐进了马车里,墨楚才打算过去,左寻就不乐意了,暴脾气的朝里一声低喝“这是你们坐的地方吗?”

他是谁呀?

暗夜宫的小老大!伺候那主子的小祖宗就算了,连这两个家伙也要他伺候?左寻手指头往外一指,十分霸气“我也是有主子的人,别以为谁都可以欺负我,出来,赶紧!”